田西由

love&peace

花仙子?!

这篇真是严重的ooc了
单纯为了满足自己哈哈哈
慎用!





二、
看到神情严肃的真田带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帅哥进门时,幸村一边心领神会地掩面偷笑,一边走上前与二人打招呼“早上好啊弦一郎,这位…介绍一下?”
“迹部,这是幸村精市,幸村,这是迹部景吾。迹部你坐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我和幸村谈点事,一会就回来”真田转身对跟在身后的迹部说
迹部嘟着嘴看着真田,眨了眨他的碧蓝色的大眼睛,而后低下头有些怯懦地说“可是我想去那边看小兔子”
真田瞥了眼一旁偷笑的幸村,没去理会他,转而温声道“那你听话,坐在这等我,等下回来我就带你去好吗?”
迹部弯起好看的眉眼,宛若小白兔一般乖巧地点了点头
“幸村,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真田走进幸村的办公室后便开门见山
幸村递给一份资料,而后开口解释“迹部,是一种稀有物种,是我、不二和白石他们在一次外出勘察偶然发现的,我们称他们为花仙子。最初的成长过程和植物相近,生长周期近似女性妊娠期,一旦与花茎脱落,便和普通人无异,心智年龄相当于一个刚成年的青少年”
“所以迹部不会再变回去了?身体结构和寿命都和人类相同?”真田暂停了翻阅浏览的动作疑惑道
“应该是不会的,他现在和我们一样,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有时间的话建议你带他来做个全面检查”幸村耐心地答复
真田了然,随后又问“为什么当初会把迹部送给我?”
幸村笑了笑,靠坐在沙发上,目光温柔“因为弦一郎总是一个人,迹部正好可以和你做个伴”
真田有些羞愧,他已经孤单到需要好友来担心的地步了吗
“不喜欢迹部?”幸村明知故问
真田被问的一愣,随即马上否认“不不,他挺可爱的,也很听话,还有,迹部说他的对话能力和日常生活能力都是通过我学来的,从这一点来讲简直太神奇了”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会不喜欢呢”幸村调笑道“对了,以后要是有问题,可以找不二,他家里也有一位”
真田嗯了一声,随后拿起手上的资料,起身离开了幸村的办公室
迹部双手撑在椅子上,低头看着自己晃动的双腿,行为举止看起来就像个四五岁的孩子一样天真无邪。
在近十个月的成长中,迹部最熟悉的,就是与真田有关的一切。他的味道,他的气息,他走路的声音,和他的一颦一笑都深深地印刻在了迹部的内心。所以只要真田的身影出现在他可感知的范围内,他便可以立刻察觉
真田一出门便看到迹部天真可爱的模样,心中顿时洋溢起一种好似爸爸看儿子般的喜爱。虽然他尚不能适应自己的生活中突然多了一个可爱又漂亮的小仙子,但却从未萌生过让迹部离开的想法
迹部匆忙地从椅子上站起身,而后眼神中蕴藏着无限的兴奋与期待
“走吧,我们去看兔子”真田的话音还在空气中回荡,迹部旋即兴高采烈地牵起真田的手,拉着他快步向前走
迹部的手纤细而柔软,让人不禁想握紧,以至于真田心中对肢体接触产生的一丝抵触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真田看着迹部激动的模样,脸上也不禁晕开出一丝幸福的笑容


次日,真田领着迹部来找幸村做完全身检查时,正巧碰上了不二和他的花仙子
同类之间的感应让两人一下子热络起来,就连平日里冷冷清清的手冢都变得活泼了许多
“国光国光,你能不能经常来我家陪我一起玩?”迹部拉着手冢的手问道
“可是我平时要学习,还要帮不二的忙…不过我有空的话一定会去找迹部的!”手冢揉了揉迹部的头发笑道
“太好啦,最喜欢国光啦~”迹部正张开手臂想要深情拥抱下国光,便被人从身后拉远了两人的距离
“国光我们去实验室吧,该工作了”不二挡在迹部面前,带走了手冢
迹部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的远去的背影,一脸委屈的转头看着真田“我…我也想去,想找国光”
“我对迹部不好吗?”真田问道
迹部闻言,毫不犹豫地摇着头,而后对真田报以温暖的微笑“弦一郎对我最好啦!超…级无敌喜欢弦一郎”
真田整理好迹部有些凌乱的金发,笑着说“那我们回家吧”

花仙子?!

“弦一郎生日快乐,喏,生日礼物”幸村精市递给真田一条折叠好的手帕,示意他打开“打开时小心些,里面有东西”
真田与幸村结识多年,每年的生日礼物都非常的...别出心裁。虽然明知幸村的礼物非常特别,但是幸村无害的笑容还是让真田免为其难地接受下他的好意“谢谢你幸村,但是你可以提前向我报备一下这个...种子?的特别之处吗?”真田严肃地审视着手帕上的小种子,直觉告诉他,幸村的礼物应该没这么简单
“它只是一般的玫瑰花种子而已,只是将来开出的花色与众不同”幸村的话不至于让真田完全相信,但他也觉得一枝花总不会对自己构成什么威胁
“那就谢谢了。这个要是种的话,是和平常的玫瑰一样的方法吗?”真田边问边将种子重新用手帕包好,小心地装进背包中
幸村微笑着注视着真田的动作,同时没忘记给出友情提示“嗯,是。但是你要把他和你的那些花花草草分开养,并且在它开花之前你要保证只有你一人培育它”
真田一脸我就知道没那么普通的表情看了一眼幸村,后者随即解释道“因为这个是培育的新品种,可能比较娇弱,你总要自己花些心思养才能有收获的喜悦,我不会害你的,而且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对于幸村不会加害自己这一点,真田倒是不置可否。
真田本就喜欢种些花草,即使他看上去并不像那种柔情的男人,但是在种植花草这方面他的确算得上是颇有心得。于是一回到家,真田便亲手将种子在自己的小花盆中。综合考虑了幸村的建议,真田决定将花盆单独放在了采光较好的卧室,而后便一如既往地做起了自己的事。
第二天早上一醒来,真田便率先走到花盆前,观察着种子的变化。然而端详了许久也没发现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或许...幸村真的只是单纯的送我一个生日礼物而已!真田这么想着,将手中的花盆放回了原处
真田在接下来的一周都密切注视着花种子的与众不同之处,然而它的确像一个普通的种子一样,正常生长。真田这下彻底打消了心中的顾虑,觉得自己当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渐渐地,小种子发出了绿色的芽,而后的日子里,绿芽逐渐转变为嫩叶,伴着棕色的茎干茁壮成长。大概九个多月的时候已经开出了金色的小花苞。
真田欣喜地咨询了幸村,这株玫瑰的花期是否比一般的玫瑰来得早。幸村听后轻声笑了笑,而后非常肯定地说“这样的话,它下个月就会开花了”
果不其然。在真田悉心的照料下,这株罕见的金色玫瑰在阳光的沐浴中华丽绽放了。更令人称奇的是,它的花蕊竟然蜕变成宛若海水的淡蓝色。真田喜不自胜,拿起相机360度全方位无死角拍摄。
吃水不忘挖井人,真田愉悦之际也没忘告知幸村这个好消息,并表示了感谢。但是第二天当真田得知,身边这个凭空出现,一丝不挂躺在自己床上的金发男子来自幸村送的玫瑰花后,他便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写着写着就发现写不好了
军人S和牛郎A的故事

可能没有标题

迹部从小就是众人心中的小宝贝,不仅他家里人视他为掌上明珠,而且我家里人也格外疼爱他。后来就连本应该心生妒忌的我,也习惯性的宠着他。
大概就是因为相貌比较冷酷,以至于从小到大都很少有人会主动认识我。但是迹部却与众不同
听母亲说,迹部小时候特别爱哭,但是是那种静静的抽泣,而不是嚎啕大哭,让人看着特别容易心软。神奇的是,无论他哭成什么样子,只要看到我,就马上抱着我咯咯咯地笑起来。所以迹部家人只要一哄不好他,便会抱着迹部来我家,放到我身边,然后等着迹部喜笑颜开后再把他抱回家
后来等我长大一点,能记得一些事的时候,迹部也已经跟在我身后能说会跑了。那时候的迹部白白嫩嫩的,脸上还有着婴儿肥,每天一口一个真田哥哥,叫的十分亲昵
印象最深的是,一次我和迹部在后院的花园捉迷藏。不知道怎么回事,迹部就摔倒了,磕破了膝盖。迹部从小很少磕碰过,这一次大概是感觉到了疼痛,自然是条件反射的就哭起来。我当时太年轻,不知为什么就想到迹部会不会就这么死掉。所以被这种恐惧支配后的我,一直紧紧抱着迹部不撒手。到后来迹部已经不哭了,变成了我哭个不停、迹部反过来安慰我的局面,现在想想,真是令人觉得羞愧又好笑
但是迹部并不甘于做一个小天使,或者说,不想成为我的天使。只要一看到我就扑到我身上咬我,打我;做了坏事也会把屎盆子扣在我的头上。我真是冤枉!但是偏偏又生了副看起来很会欺负人的模样。于是每次都免不了被责怪的厄运
不过每次被家人罚站或是责骂的时候,他都会乖乖承认错误。可是我家人宠他啊,一致认为是我的错,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但是迹部还是会乖乖的现在我身边和我一起受罚,所以我还是生不了他的气
上学以后,对外,迹部还是那个绅士又懂事的乖宝宝。但是对我,还是会百般捉弄。
不过这种现象没有持续很久,迹部家人便决定搬家到不算远的东京
迹部离开的前一天,跑到家中抱着我哭了很久,直到哭累了,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在他昏睡前,我真真切切的听到了他说了句,能等我回来吗真田。只是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他就睡着了。
虽然不确定那到底是梦话还是真心话,不过我还是默默地答应了他。
迹部在睡梦中,被家人悄悄地抱走了。感受到怀中的温度一点点消失,我也不禁流了泪。那一晚,是我懂事之后第一次哭的那么伤心
好在再见并没有时隔很久。但是迹部却已经变成了冰帝学园的领导者,格外耀眼夺目。
本以为迹部会偷偷跑来立海找我,但是等到大赛结束也没能等到他。我很想念迹部,于是找了借口,离开了队伍。
我跑向冰帝的比赛场地,正巧碰上了跑到半路的迹部
依稀记得我们当时什么也没说,只是望了对方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
之后迹部递给我一部手机。那部手机只存了迹部一个人的所有号码,是我们两个人未来联系的主要方式
后来的日子里我们都各有各的职责,虽然一起相处的时间少了,但是电话信息却从未间断过
直到青少年训练营又让我们聚在一起,朝夕相处。那段日子虽然回想起来至今都会有浑身酸痛的错觉,但是我却乐在其中
升入高中后我们更是聚少离多,每天训练和学习后都有一种仿佛身体被掏空的感叹。
高中时期唯一记忆犹新的事情就是我对迹部告了白。
虽然我古板又呆滞,但是喜欢迹部这件事我始终是心知肚明。至于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想大概从迹部出生时就注定了我们之间的命运
那天似乎也没什么不同,只是迹部发来了一张图片,图片中有好几封情书。最初迹部还奚落了我一番,后来突然不说话,只是问了一句,你打算什么时候写一封给我
我至今都记得那种悸动的心情,我回了句,我现在说给你听可以吗
后来我们就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不过直到大学前,我们还都只是保持在牵牵手,接接吻的程度
过久了异地的生活,念大学自然就不想分开了。于是我毅然决然地和迹部一起出国留学
我们一起租房,一起为我们的家添置家具,一起学做饭,一起收拾屋子,一起看比赛,一起洗澡,一起睡觉,一起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一起看日出日落,一起出门,一起学习,一起旅行……
我们为了对方改变了很多,虽然有过争吵,有过冷战,但是却送从没有想过放开对方的手
回国之后,迹部继承了家业,我也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工作
没过多久我们便向双方家人坦白了恋情。我家里人从小就喜欢迹部,接受起来相当容易。迹部家里虽然曲折了一些,但终究还是成全了我们
迹部高兴的当天就订了飞英国的机票,我知道他是想让我们共同生活了四年的地方见证我们的婚姻
生活稳定,工作顺利。我和迹部就这样一直生活了很久
直到有一天,疾病无情的将迹部从我身边带走
我只记得迹部安安静静,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之后的事情再也记不起分毫
可能是上了年纪,我的记忆正在一点点退化。但是说起迹部,我依旧滔滔不绝
终于有一天,我再次见到了迹部
他依旧是我多次在梦中梦到的少年模样,可我却是雪鬓霜鬟
他轻轻的抚过我的脸颊,双目中满怀柔情的望着我
而我也渐渐地沉溺在迹部的温柔中
随后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老叶!生日快乐

你的温柔是我今生最大的眷恋 10

隔得时间有点长了,抱歉!
逻辑不通的地方,宝贝们就自行想象一下❤






迹部看着国光从一个稚气未脱的幼童逐渐成长成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虽不过几年的光景,但迹部却感觉到自己与国光之间产生了隔阂
最明显的一件事就是最近国光总是躲着迹部,不仅早睡早起,就连早晚餐也不等迹部一起吃
迹部思来想去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做的不妥,于是很想亲口问个明白。奈何国光连见面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而且国光这气好像只对迹部一人,对待其他人都一如既往。迹部便更不明所以了
“所以国光不理你就来向我寻求帮助?这么多年我都成你御用军师了”忍足吐槽道
“我是真没办法了,总不能抱着他哭给他看吧,就算是哭,也得见个面吧”迹部靠坐在忍足家的沙发上,心中十分焦灼
忍足给迹部倒了杯水放在桌子上“你说你谈生意谈的风生水起,怎么一个孩子就难住你了”
“那是国光!怎么能相提并论”迹部白了忍足一眼
忍足调笑道“国光和你生活有六年了吧,十二三岁,正是青春期开始的时候,有你受得了”
迹部倒不恼,他知道忍足这么说一定是有了什么想法“我要是心情不好,向日可是要多加班了”
“哈哈别了。话说回来,国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刻意回避你的?在这之前你有没有做什么和平时不一样的事?比方说爽了国光约,或者见了什么人?”忍足提示道
“没有,我不会对国光爽约,如果情况特殊,只要和国光说清楚他也不会生气,就这一点来说,国光算是相当体贴了。至于和什么人见面,有是有,不过都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而且都是在公司见的面,所以应该也不是这个原因。我也是想了很久…诶你刚才说和平时不一样,好像是有,但我觉得好像没什么关系。算了,跟你说说吧。国光睡得很早,所有平时我都是等国光睡了才会去洗澡。但是前天晚上国光学习到很晚,我就先去洗澡了,出来的时候,国光看了我一眼就乖乖睡觉了,没说什么,也没表现出不高兴。然后第二天早上就开始很早起床,还不理我”迹部将事情原委对忍足和盘托出,但是他还是想不出其中的原由
忍足听了迹部的话,端详了迹部一阵,看的迹部有些毛骨悚然“小景,你是不是一直没有带过别人回家?”
“我单身”迹部一脸你以为我是你的表情回答道
“我非常好奇你这么多年都是怎么解决的”忍足的关注点开始偏离主题
“忙着工作和照顾国光都分身乏术了,哪还有多余的精力。虽然也有难缠的人,但是都很识时务,所以…我们的话题已经偏了”迹部提醒道
“你现在是当局者迷啊小景。一会我和你一起回家,回去就说你病了,身体不舒服,然后乖乖躺着,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好。”忍足微笑着,让迹部觉得似乎陷入了忍足的圈套
“你想干嘛”忍足话里有话,让迹部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小景你没有感觉吗?国光从很久之前开始看你的眼神就很暧昧,这几年长大了虽然是收敛了些,但是下意识是很难改变的,当然,你也是”忍足一针见血
“你我只当国光是个孩子,国光也只是把我当成亲人一样爱着而已”迹部说的没错,他的本意的确是想让国光作为他的孩子,和他一起生活。但是不知不觉地,迹部却改变了这种想法
“小景,我们两个人认识多久了”忍足的一句话让迹部毫无还嘴之力
“而且我觉得,国光的行为与其说是回避,不如说是撒娇。他对待除你之外的人都很礼貌,唯独对你任性,所以可能正是因为你对他来说是特别的存在。不过这都是我个人的分析判断。要想知道国光的想法直接问肯定什么都问不出来,必须要用一些非常手段”忍足说
迹部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了忍足的提议“病了的话,你不就是医生吗?这理由太容易戳穿了。去拿点酒”


“管家,帮我开下小景的卧室门”忍足搀扶着微醺的迹部进了门,对着管家说,同时余光瞥见了坐在客厅的国光
国光听到迹部回来,眼神便一直随着迹部移动。忍足既然一开始就有意留心,这个动作自然是看在了眼里。
“侑士少爷,我们家少爷这是怎么了?”管家也上前帮忍足扶稳迹部
“小景心情不好,去家里找我喝了几杯就这样了,我让他直接住在我家,他非要回来”忍足特意强调了一下心情不好以及住在自己家的信息
管家自幼随迹部长大,也算是半个人精了。他虽然不知道这是忍足和迹部合谋演的这出戏,但是个中缘由却已经猜出了八九不离十
“栗原来扶下景吾少爷,我去拿给少爷拿解酒药”管家对站在国光身旁不远处的佣人说道
“我来吧”国光先栗原一步走向了迹部,并扶住了他
迹部自然是没醉,看到国光走过来扶着他心里已经开始放烟花提前庆祝了
忍足和国光还算轻松的将迹部送到了床上,然后面面相觑
“侑士”迹部边叫着忍足,边翻身靠近并伸手环住了他的腰
忍足看着国光变了脸色,心中更是确信“小景,到家啦,别撒娇啦,国光还在这呢”
国光听出了忍足话中的意味“抱歉”只见国光用力扯下迹部环在忍足身上的手臂,而后对忍足说“给您添麻烦了”言外之意就是,你可以走了
忍足狡黠一笑道“怎么会~顺便帮你把小景衣服脱下来吧,一个人的话不太方便”
“不用了谢谢,我可以”国光立刻回绝了
“那,小景就麻烦国光啦,我回去了”忍足微笑着说
“请等一下,我想问一下您知不知道他心情不好的原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国光皱着眉说
“嗯,个人情感问题,不过应该很快就没事了”忍足说
“个人情感?迹部他,有了喜欢的人吗?”国光惊讶又惶恐地问道
“是有的,不过好像最近两人在冷战。这件事…迹部没有对你说起过?”忍足又问
国光看了看迹部,没有回答。
忍足看自己的准备工作已经做的相当完备,于是便向国光道了别
忍足离开后,管家把药送了进来,也提议要不要帮国光把迹部的衣服脱下来,却同样被国光断然拒绝,于是也关门离开了
国光拿起管家放在一旁的解酒药,取下一片放进口中,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而后一手捏住迹部的下巴,将自己口中的药和水送入了迹部口中
国光的举动完全在迹部的意料之外,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激动和兴奋。当国光慢慢离开迹部的嘴唇时,迹部突然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滴落在自己脸上——他的国光哭了
“迹部景吾”国光呜咽着,反复呼唤着迹部的名字
六年的相处中,迹部从没见过国光流泪。国光这一哭,迹部是无论如何也躺不安心了
“国光,别哭了,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迹部边用手擦着国光脸上的泪水,边道着歉,但是国光似乎哭的更厉害了。迹部一手抱过泣不成声的国光,一手轻拍着国光的背“不哭了国光,我在这呢”
过了好一阵国光才渐渐平复下来“你要结婚了吗”
国光的声音带着刚刚哭泣后的沙哑,显得格外的惹人心疼“国光认真回答我,你希望我结婚吗”
“不希望,不要结婚”国光低着头,呢喃道
迹部笑着揉了揉国光的头发“好,听国光的”
“你有喜欢的人了?”国光继续问
迹部看着国光眼中自己的缩影,坚定地回答“有,而且就在眼前”
迹部看到国光的瞳孔在一瞬间扩大,而后渐渐复原“在眼前?”
“就是你,我的国光”迹部握住国光的双手,将人拉向自己“国光呢,喜欢我吗?现在不回答也可以,等国光成年后再告诉我吧。但是国光你现在要告诉我为什么最近都不理我,我很伤心”
国光的脸颊的耳朵都开始变得粉红“我…不是故意的”
迹部觉得脸红的国光十分可爱,想吃掉“那是什么嗯?”
国光的脸颊已经红透了,咬着下唇不知如何回答,而后突然想到了什么“迹部景吾,你答应过我不喝酒的!还装醉?”
迹部瞬间呆滞在原地,这孩子为什么这么聪明“谁让国光都不理我~”唯有撒娇可以解围
“都多大了还撒娇”国光虽然嘴上嫌弃着迹部,却不知不觉的抱紧了对方
“我喜欢你,国光”

节日发糖之称呼恋人名字

是我写过的几对,有影日,真迹,青黑,双部
各取所需哈






高中生影山x高中生日向
“飞雄~”日向软软的叫了声影山的名字
在影山印象中,除了在床上会偶尔听到日向称呼自己的名字外,这个小恋人几乎不这样称呼自己,因此下意识地愣在了原地
“呆…呆子,你突然…叫我名字做什么”影山虽然努力保持冷静,但是双颊的红晕已经将他的心思暴露无疑
“我爱你!”日向轻声说完便推着车先快步逃开了。
日向说话的声音很小,以至于影山根本没有听到。但是看着日向慌乱逃离的背影,直觉告诉他,他一定错过了很重要的话“喂呆子,你说什么?再说一次,我没有听到。呆子日向,喂,日向你站住…”
So 本来很温馨的520不知不觉变成了追逐赛,不过影山晚上用另外一种方式问了出来就是了
 

 
总裁秘书真田x总裁迹部
“弦一郎”迹部一手撑着下巴,眼中柔情似水地凝视着正要走出办公室的真田
真田停下脚步,转过身疑惑地看着恋人挑逗的模样,努力平复了心绪后问道“怎么了”
“没事,就是想叫你”迹部笑的耀眼而美丽
真田转身,抬手反锁了办公室的门,迈着大步走近嘴角仍挂着微笑的迹部,而后迹部便深陷在真田缠绵的亲吻中
“景吾,你要是再乱动可不只是接个吻这么简单了”真田一边抚摸着恋人的侧脸,一边小声地警告道
迹部拽着真田的领带,让人贴近自己“快点结束工作,我在停车场等你”说完,笑的一脸纯洁
真田看了眼时间,而后吻了下迹部的道“给我五分钟,五点十分见”
而后飞一般的速度结束了手上的工作,然后急匆匆地赶到了停车场
当天,两人晚餐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半,中间六个多小时的时间去做什么了呢?
大概是专心致志地开了车吧
 
 

桐皇青峰x城凛黑子
“哟,青峰,来one on one ”火神看到青峰便搭上青峰的肩膀,想要继续他们之间的对决
“呵呵,火神君和青峰君的感情很好呢”黑子虽然面无表情,却让除火神以外的其他人感觉到背后一凉
“哈哈哈,青峰人还算不错啦~”火神越解释青峰的脸越黑
“改天吧,我是来找哲的,训练结束了吗?”青峰问道
“来的正好啊,训练刚结束”丽子说道
“青峰君是又翘掉了训练吗?桃井打了很多通电话”黑子拿出手机给青峰展示未接来电
“五月那家伙,都和她说了今天有事”青峰有些窘迫又有些羞涩地乱揉着了几下自己的头发
黑子见状心中不免有些愉悦,自家恋人虽然神经大条,但是有些时候却也是体贴入微
“那我们回家吧大辉”黑子幸福地一笑道
青峰听到黑子甜甜地叫了声自己的名字后,大脑顿时卡机。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哲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城凛高中篮球部其他部员心中一致表示:那不是我们认识的黑子哲也!



总裁迹部x总裁秘书手冢
“景吾,节日快乐”手冢对正在看文件的迹部说道
迹部先是一愣,随即立刻走到手冢身边,给了手冢一个大大的拥抱“国光,我们去约会吧”
“我拒绝,先回去把工作完成”手冢回绝地相当干脆,虽然迹部早已预料到结果,但是仍然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手冢见迹部没有动作,无奈地叹了口气,而后起身在迹部的唇上落下一吻“早点结束我们也可以早点下班”
然后迹部瞬间满血复活,再次刷新了自己的工作效率
手冢满意地推了下眼镜,随后联系了凤“可以把文件都拿上来了”
手冢秘书就这样又引领着迹部财团走向了行业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