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圆不正

love&peace

[铁虫]有个脑洞不知当不当讲,不讲我又好难受

铁:黑帮军火商之一,贼有钱的那种

虫:雇佣军


     虫接到任务去铁家的保险柜偷个东西,结果失手了。正巧铁做成一笔大生意,心情挺好,看着小虫年纪小,又可怜巴巴,就放过了小虫,但是让他答应自己以后不能再做坏事。虫见到铁后,忽然想起来铁救过小时候的自己,于是决定跟着铁。铁一开始不愿意,虫就开始频繁骚扰铁,从一日三餐,到起居饮食再到人身安全,360°全方位无死角贴身守护。而且还能隔三差五升级一下安保系统,保险柜的密码系统以及研究一些小发明,爆刷存在感。

      大概半年左右以后,铁已经习惯虫的存在,并且表示这孩子还挺可爱的,又体贴又能干,不领薪水能干好几个人的活的员工简直奈斯的时候,虫为了救朋友,准备深入另一家贩毒团伙取证。为了不让铁陷入危险和麻烦,虫默默离开,找到原来队友一起做前期准备工作。结果铁知道之后就不干了,贩毒团伙多危险,我的小可爱怎么可以不在我身边!

       铁千辛万苦得知了虫动手的时间地点,提前安排好人,坐等小虫出现。结果就看到头目搂着虫的亲密行为,然后铁就不淡定了,摸谁小宝贝呢?!

       结果铁在贩毒团伙以及身边众人一脸懵逼的时候,把虫领回了家,当然,虫的任务也在自己队友和铁得力助手的鼎力相助之下顺利完成。代价就是,这也是虫被铁限制人身自由的开始!



好了,故事讲完了,我要睡了,晚安


海堂

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我得让你好好活着

哈哈哈哈

好喜欢海堂

[真迹]迹部生日特辑

承接之前的日记体文章







Q:各位电视机前、电脑、手机前以及现场的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欢迎各位收看[走进你的世界]。时至今日,我们的节目已经开播一年有余,今天我们请到的这位嘉宾,从我们节目播出开始就多次被观众朋友们选为‘最想了解的名人’榜首。尤其是在某一位嘉宾来参加之后,大家的对这位的支持度更是达到了高峰。没错就是他!掌声欢迎迹部景吾先生

Atobe:大家好,我是迹部景吾。之前看过几期我们这个节目,也很感兴趣,今天有幸被节目组邀请成为这一期的嘉宾,我十分荣幸。


Q:真的吗?那冒昧的问一下迹部君,是看的37期吗?


--现场观众激动的尖叫,中间夹杂着几声真田的名字--


Atobe:是,和真田一起看的,我们之前也看过几期。


Q:哈哈哈迹部君果然是看过我们的节目的,都知道我们的套路了。既然这样,也那么迹部君也和真田君来的那次一样,先来回答问题哦,请做好准备。


Q:请问迹部君和真田君两个人是什么时间,在哪里认识的?


Atobe:我十一岁的生日宴会上。


Q:当时对真田君的印象是?


Atobe:让人感觉温暖的傻子。


Q:哈哈哈,迹部君这个称呼是对真田君那句‘很漂亮的小男孩’的回击吗?


Atobe:哈哈哈不是,这是我当时内心真实的想法,我记得当时还当着他的面叫了他一声傻子,结果真田回了我一句‘我不傻’,那时候就觉得这个人很有趣。


Q:哈哈哈,那之后两位是怎么会在一起的?


Atobe: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英国生活学习,他在东京。最开始是依靠信件,因为我那时候的日语说的不好,他的英语也不好,我们就想了这个办法。但是各自也都比较忙碌,不会去和对方特别详细地表述某些事情。我们就这么一直维持着笔友的关系,直到我回来日本上学的第三年,国中毕业的时候,确定的关系。


Q:喔,那当时二位应该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吧,在一起有遇到什么困难吗?


Atobe:困难的话,是说家人这方面吗?


Q:方便的话请都讲一讲吧,家庭啊,朋友啊,距离之类的。


Atobe:家里的话我记得是真田爷爷不太同意,但是现在也相处的很好了。朋友方面,虽然没有隐瞒的想法,但是好像知道真实情况的也没有几位。那时候虽然不在一所学校,但是距离也不算远,基本上想见就可以见到,而且后来通讯也方便了许多,所以基本上是很顺利。


Q:那从两位认识到现在,最让迹部君感到幸福的事情是?


Atobe:最幸福…因为我们两个人都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安排,其实碰到一起吃饭的时间并不是很多,真田知道我有时候忙起来就不会按时吃饭,对食物也有些挑剔,所以每天早上都会亲自做好早饭,和我一起吃。然后中午也会准时提醒我吃午饭,有时候有空的话会和我一起吃饭。虽然都是很小的事情,但是他一直坚持到现在。每次看到他的这些举动都让我觉得很幸福。


Q:天呐,听起来就很不容易。那真田君做的最让迹部君感动的事情是什么?


Atobe:这个嘛…我脾气有的时候不太好,但也只会对他一个人撒气,所以真田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地被我说,然后他还要耐心的哄我。我记得去年我生日之前就是我单方面和他吵架,回家之后就自己一个人飞回了英国,也没有接他的电话。因为连续很久没有好好休息,所以到了英国就感觉到困倦。刚要休息,就被追来的真田吓醒了。真的是瞬间清醒了的那种。他当时的模样我现在都记得特别清楚,眼睛通红,还有点黑眼圈,脸上还有点刚长出来的胡茬。我当时还以为他会打我,或者骂我,结果他就抱着我。然后我马上就心软了。从那以后我们很少吵架。


Q:啊…去年不是正好有那条新闻嘛,「迹部财团负责人迹部景吾被身份不明者绑架」所以真田君当时飞到英国的路上应该很着急。


Atobe:嗯,真田真的默默支撑着我,会安慰我,任劳任怨的那种。感觉自己倒像是找到了一位好管家。


Q:这应该算是一句对真田君的称赞吧。继续下一问题,两人之间发生的让迹部君最快乐的事情?


Atobe:被他告白。


Q:这个答案和真田君的回答‘和他在一起’一样呢!那么有没有发生过比较尴尬的事情?


Atobe:有是有,但是内容有点十八禁,还是不说了吧


--现场观众表示反对,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闪烁着恳求迹部开车的目光--


Q:迹部君,麻烦详细回答哦,各位都等着听呢


Atobe:好吧好吧,禁播就无能为力了。事情是这样,有一次真田家里的长辈和孩子都出门旅行了,家里就只剩下真田一个人,所以我们晚上就在家里住下了。顺便做了一些情侣之间都会做的事情,然后第二天早上因为衣服还没有送到,就先穿了一件真田的衬衫到厨房吃早饭,结果爸爸妈妈还有侄子的旅行因为天气原因延误就突然回来了,和只穿了一件衬衫的我正好碰上,最重要的是,因为衬衫扣子没有系几颗,脖子上和腿上的吻痕一眼就可以看到。我和真田两个人在门打开的一瞬间都吓到了,不过还好真田的反应能力很快,用手上的浴巾围住了腰,稍微遮了一下大腿。当时真是空气凝重,现在想想都很尴尬。


Q:哈哈哈哈真是想不到会发生这么巧的事情,以后一定要穿好衣服再出门啊迹部君。不过两位的x生活应该很和谐吧


Atobe:嗯,很好。


Q:哈哈哈迹部君开始陷入回忆了。不过在陷入回忆前麻烦答完题哦!


Atobe:哈哈好的,请继续。


Q:那两个人之间有没有发生过比较搞笑的事情?


Atobe:搞笑?好像没有吧,真田不会做一些特别搞笑的行为。不过好像上学的时候他有做过女仆咖啡厅,这个算吗?


Q:女仆咖啡厅?哈哈哈,迹部君一定有照片留着


Atobe:秘密!


Q:迹部君的占有欲也是很强烈呢!那有什么话想对真田君说吗?


Atobe:嗯,我带来一个东西。


Q: 这是两把钥匙,上面刻着迹部君和真田君两个人的名字,可以麻烦迹部君我们讲一下这两把钥匙的故事吗?


Atobe:真田和我之前一起去了这个海岛度假。当时真田特别喜欢那里,之后我就自己设计开发了这座海岛,按照我们的两人风格设计的房屋,这两把钥匙就是我们的家的钥匙。


Q:是迹部君自己设计的?


Atobe:是的,因为想给他个惊喜,那么自己设计出来居住的才更有意义,钥匙我周三的时候才收到,一直没告诉真田,他现在应该在看,应该会很高兴。


Q:嗯,那要对真田君说些什么吗?


Atobe:他看到这个就知道我想说什么了,这个也是个小秘密吧!但是我想说的话也已经传达到了,


Q:哇,很羡慕两位的感情了。那现在麻烦迹部君回过头,看一看身后这位是谁!


Sanada:大家好,我是真弦一郎。


Q:这是欢迎真田君,请入座。真田君是节目组特意安排的神秘嘉宾,看迹部君的样子是真的不知道真田君会出现。


Atobe:的确是意料之外了。之前也没有和我说过。有点惊喜!


Q:大家有没有发现,真田君从刚刚出来的时候到现在一直在偷看迹部君。


--现场尖叫声此起彼伏--


Sanada :刚刚在后台看到了钥匙,很高兴


--现场观众求疯狂按头,求两位现场亲亲直播--


真田看了一眼迹部,然后转身在迹部唇上一吻即止。


Q:两位的感情真是很令人羡慕,来,两位先请坐,我们的观众还没看够是不是。所以呢,我们节目组决定满足大家的需求,随机抽取几位观众现场提问。


A&S:好的


Q:两位很配合啊。那我们现在抽取第一名观众,啊,是一位很可爱的妹子!


Q1:您好,想问下两位最喜欢对方哪一点,谢谢!


Q:好的,谢谢你。那真田君,迹部君请两位做出回答


Sanada:我先说吧,我喜欢迹部依靠我时候的样子,大家平时见到的迹部都是熠熠生辉的样子,但他本人其实很多小情绪,还有很多算是缺点吧,这些问题只有我能看到,他也愿意来依靠我,这种时候就会非常开心,他是完完全全属于我的。


Atobe:喜欢看他为我担心着急的样子,让我觉得自己活的很真实,被他爱着感觉非常温暖。


Q: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真的很难相信真田君会说出这么温柔的话。甜蜜继续,我们来抽取下一位。


Q2:您好,我想问一下两位这么忙,一般多久一次x生活?哪位主动?


Sanada:这个大概一周两三次吧。一般是互相都会很需要,所以我们都算是主动的类型。


Q:哇,内容开始变得劲爆了,那么下一位会是什么问题呢?我们的第三位是一位男性!那这位男生会提出什么问题呢?


Q3:我想问一下迹部君,你是本来就是同性恋吗?


Atobe:我不是,我不喜欢其他男性,也没有感觉。


Q3:这样啊,还是想和你说一句喜欢迹部君,特别喜欢你


Atobe:谢谢你


Q:迹部君的真的是很有魅力呢,真田君也是魅力十足呢,让迹部君如此执着。


Sanada:景吾是很吸引人,很有魅力,但是我很放心


Q:是的,真田君与迹部君认识了十七年,在一起十二年,一起面对过生死,经历过困难,跨越了距离,我们所有人都祝福二位能够更加甜蜜,期待两位下次的到来!



[真迹]

10月25日 天气多云 心情 有些开心
今天收到了来自英国的包裹,寄件人的名字虽然是写的英文,但是看风格就知道是迹部的字体,张扬飘逸!
迹部一定是报复我给他用日文写信,所以给我写的回信都是英文,还是花体。虽然写的很好看,但是很多词汇都要查字典才知道,所以读起来有些困难。
‘傻瓜真田,见字如面。收到了你邮寄来的阿姨的手工罐头,哦依稀!给你拍了几张学校和英国这边的照片,还有给阿姨回礼的红茶和伴手礼,你勉强可以沾光吧。哈哈,别担心,小盒子里面是给你的礼物,上次相处的时间比较短不然我们也能一起打一次网球,不过你应该不是我的对手!期待回信!看到peter了吗,是不是很好看,而且很聪明,会和你握手,还会打招呼呢!怎么样,有兴趣来英国看看吗?要来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迹部的每张照片都有他的身影,真怀疑他是不是拍了很多照片,然后都摆在桌子上一个个挑选出来的,就连盒子里的小网球都有他的签名,他也是…很用心了!
看样子迹部应该没有问题了,之前还担心回去会不会不适应,想想也挺傻的,毕竟从小在那边生活,对于他来说,东京才是他的临时居所吧。只希望他在英国过得开心!@

[巍澜]大约在冬季 1

夜色西垂,结束了一日繁忙工作的赵云澜带着手下几人走进了一家小餐馆。小餐馆原本白色的墙壁如今已经有些发黄,想来小馆已经开了有些时日。大概是因为冬日寒冷,所以往来的顾客也是寥寥无几。
“哎,赵先生,您怎么亲自来了,您说一声我阿山给您送过去就是了”刚刚还坐在收银台沉迷于电视剧的老板娘急忙起身,绕过收银台来迎接。
“哪能啊,天这么晚,再打扰邱老板多不好意思”赵云澜笑着说
“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我这小店这几年要是没您关照,早就没了。别净顾着说话了,您几位进包间吧”老板娘说着就引着赵云澜等人往包间走。只是刚一开门,老板娘就被屋里的烟味呛了出来“哎呦喂,忘了通风了,这大冷天的,人爱犯懒。那什么,赵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今天人多,没办法就用了这包间,这屋客人抽烟抽的凶,烟味太重了,麻烦您就在这大厅凑合一下吧”老板娘充满歉意的笑着,眼睛看了看赵云澜。
“没事,坐这儿就行,老板娘麻烦您上菜吧”赵云澜一手拉开椅子坐下,而后翘起来二郎腿道。
“那您几位在这稍等会”老板娘说完便转身去了厨房,与在后厨忙碌的老板交代了几句,而后随手捎带拿了几副包装好的碗筷就往外走,只是还没出后厨门口,便又觉得不妥,拆开了包装,重新用水冲洗过,放在托盘里端了出去。
几个人等着上菜的功夫,小店里又来了位客人。看这位的模样,八成是刚加班结束,眼神中都带着些许疲惫。赵云澜瞥了一眼这位客人,继续和手底下人聊天。这位客人一人倒也安静,只是点菜时和老板娘说了几句话,剩下的就只有零星的几声轻咳。
兴许是烟瘾上来了,赵云澜身旁的林静给赵云澜先递了根烟,而后又给了其他几个抽烟的人让了烟,最后自己抻出一根夹在唇间,刚拿出打火机就被赵云澜拦下来,而后听他说了句“人家不舒服,咱去外面抽”。一行人中没去抽烟的小郭和大庆两人坐着没动,赵云澜,林静和楚恕之三个人去了外面抽烟。
“菜来了,诶大庆,赵先生和另外两位呢?”老板娘问道
“他们出去抽烟了,一会就回来,老板娘,老板这手艺越发精湛了”大庆满眼兴奋的盯着老板娘端上的菜,想吃到流口水又不敢动筷子
独自前来的这位顾客隔着窗户向外看了看门外抽烟的三个人,然后起身走到老板娘身边,沙哑着嗓子和老板娘说了句话又回到座子上端正地坐好。
没过一会,几个人带着一身冷气和淡淡的烟草味回来坐下,赵云澜也是从一进门就闻到了饭菜的香味,飞快的走了两步,而后拿起筷子开吃。
才吃没几口菜,老板娘就端了五碗热汤过来“赵先生,这是那边的顾客请的,说是谢谢您”老板娘将热汤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每个人的身边
赵云澜回头看了一眼那位顾客,正好那位也看向了赵云澜,两人四目相对“朋友,汤谢了啊。就一个人吗,要不坐过来一起?”
那位颔首微笑,样子倒是让赵云澜想到‘笑时犹带岭梅香’这句诗。凡事漂亮的人事物,赵云澜都少有放过,这么一个面容清秀又合乎自己审美的美人,赵云澜更是不会轻易放过机会。于是赵云澜站起身走到了那位客人身旁,而后毫不客气地坐在了那位的对面“请问朋友尊姓大名?”
那位倒是没想到赵云澜会如此直接,手不自觉地扶了下眼镜道“沈巍”

[真迹]

10月11日 天气多云 心情难以形容
昨天晚上接到迹部的电话后便难以入睡,今天一大早就让管家叔叔帮忙向学校请了假。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因为自己的事情请假。
匆匆忙忙的赶到到机场,迹部叔叔正在和迹部说话。迹部的身形本就出众,再加上那与众不同的淡淡的灰紫发色,眼神会不自觉的被他华贵的身影吸引。迹部和他父亲说话的样子看起来稀松平常,但我却感觉迹部整个人都快要哭了。迹部看到了我后和我挥了挥手。我和迹部叔叔问了好,而后便被迹部带到了另一旁。
他问我怎么来了?这话说的!人都要走了,我当然要去送他了,而且我也答应过他。他听后只是静静的凝视着我,而我也才发现他的眼眸就像大海一样,蔚蓝而纯净。他笑了笑,让我记得给他写信。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软发,而后张开双臂抱住了他瘦削的肩膀。不知是否是错觉,我似乎感觉到有一滴温热的液体滴在了脖颈。
然后这家伙就转过身,大步走进了安检口,留给我和迹部叔叔一个挥手告别的背影。
回家之后我写了一封信给迹部,然后邮寄了一罐母亲亲手做的罐头到英国,期待他收到时候的样子!

[真迹]名字就随缘吧

大概是个讲爱情故事的日记体吧
应该会从初次相识写到恋爱吧
是个庞大的工程
应该是,不会弃坑的
但是工作忙
不会每天更吧大概
Cp见标题
不喜欢就不要看呀!





10月4日 天气晴 心情 一般
今天在父亲的友人迹部叔叔家认识了迹部景吾,也就是迹部叔叔的儿子。直到迹部叔叔和介绍时我才知道,这个大眼睛白白嫩嫩的小孩是迹部。虽然长着一副惹人喜爱的面孔,但是这家伙给同龄人的感受却不大好,他们好像是觉得迹部比较孤高,但我却没有这种感觉。
后来因为几个孩子趁迹部不在时对他议论纷纷,我便制止了他们。结果一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孩子竟一时出言不逊。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况且父亲平日里就教导我遇事多忍让,我便没有放在心上。但是迹部这家伙却突然从哪里跑出来,开始了英文与日文混合版的训斥。结果当然是迹部比较厉害,毕竟流利的用英语教训别人能获得很多惊叹的目光。
后来那个孩子被家里长辈带走后,迹部又开始教训我,问我是不是不会说话,为什么不还击?
在他的逼问下我一时竟没说出反驳的话来,可能因为他脸气鼓鼓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然后一时没忍住竟然笑了出来。
这家伙用英文说傻子的那句我倒是听懂了。我说,我不傻。他听了之后反倒也笑了。然后在坐在我身边,静静的做了一会儿之后开始自言自语,但是我知道他应该是在和我说话。
他说他过几天就要回英国去了;他说平时很少有机会接触日语,也很少和同龄人说日语;他说一个人在英国生活有时会很辛苦,很想回来;他说他的朋友很少,因为生活差异…
我说,没关系,我可以写信给你。于是我们相互交换了地址,约定今后要保持联系,只当是他今天见义勇为的酬劳,这家伙…!
今天就是这样,我还和迹部约定,过几天去机场给他送行。说起来好像还是第一次要去机场送行,不知道迹部那天会不会哭?

来自十一岁的真田弦一郎和十一岁的初次相遇



花仙子?!

这篇真是严重的ooc了
单纯为了满足自己哈哈哈
慎用!





二、
看到神情严肃的真田带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帅哥进门时,幸村一边心领神会地掩面偷笑,一边走上前与二人打招呼“早上好啊弦一郎,这位…介绍一下?”
“迹部,这是幸村精市,幸村,这是迹部景吾。迹部你坐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我和幸村谈点事,一会就回来”真田转身对跟在身后的迹部说
迹部嘟着嘴看着真田,眨了眨他的碧蓝色的大眼睛,而后低下头有些怯懦地说“可是我想去那边看小兔子”
真田瞥了眼一旁偷笑的幸村,没去理会他,转而温声道“那你听话,坐在这等我,等下回来我就带你去好吗?”
迹部弯起好看的眉眼,宛若小白兔一般乖巧地点了点头
“幸村,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真田走进幸村的办公室后便开门见山
幸村递给一份资料,而后开口解释“迹部,是一种稀有物种,是我、不二和白石他们在一次外出勘察偶然发现的,我们称他们为花仙子。最初的成长过程和植物相近,生长周期近似女性妊娠期,一旦与花茎脱落,便和普通人无异,心智年龄相当于一个刚成年的青少年”
“所以迹部不会再变回去了?身体结构和寿命都和人类相同?”真田暂停了翻阅浏览的动作疑惑道
“应该是不会的,他现在和我们一样,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有时间的话建议你带他来做个全面检查”幸村耐心地答复
真田了然,随后又问“为什么当初会把迹部送给我?”
幸村笑了笑,靠坐在沙发上,目光温柔“因为弦一郎总是一个人,迹部正好可以和你做个伴”
真田有些羞愧,他已经孤单到需要好友来担心的地步了吗
“不喜欢迹部?”幸村明知故问
真田被问的一愣,随即马上否认“不不,他挺可爱的,也很听话,还有,迹部说他的对话能力和日常生活能力都是通过我学来的,从这一点来讲简直太神奇了”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会不喜欢呢”幸村调笑道“对了,以后要是有问题,可以找不二,他家里也有一位”
真田嗯了一声,随后拿起手上的资料,起身离开了幸村的办公室
迹部双手撑在椅子上,低头看着自己晃动的双腿,行为举止看起来就像个四五岁的孩子一样天真无邪。
在近十个月的成长中,迹部最熟悉的,就是与真田有关的一切。他的味道,他的气息,他走路的声音,和他的一颦一笑都深深地印刻在了迹部的内心。所以只要真田的身影出现在他可感知的范围内,他便可以立刻察觉
真田一出门便看到迹部天真可爱的模样,心中顿时洋溢起一种好似爸爸看儿子般的喜爱。虽然他尚不能适应自己的生活中突然多了一个可爱又漂亮的小仙子,但却从未萌生过让迹部离开的想法
迹部匆忙地从椅子上站起身,而后眼神中蕴藏着无限的兴奋与期待
“走吧,我们去看兔子”真田的话音还在空气中回荡,迹部旋即兴高采烈地牵起真田的手,拉着他快步向前走
迹部的手纤细而柔软,让人不禁想握紧,以至于真田心中对肢体接触产生的一丝抵触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真田看着迹部激动的模样,脸上也不禁晕开出一丝幸福的笑容


次日,真田领着迹部来找幸村做完全身检查时,正巧碰上了不二和他的花仙子
同类之间的感应让两人一下子热络起来,就连平日里冷冷清清的手冢都变得活泼了许多
“国光国光,你能不能经常来我家陪我一起玩?”迹部拉着手冢的手问道
“可是我平时要学习,还要帮不二的忙…不过我有空的话一定会去找迹部的!”手冢揉了揉迹部的头发笑道
“太好啦,最喜欢国光啦~”迹部正张开手臂想要深情拥抱下国光,便被人从身后拉远了两人的距离
“国光我们去实验室吧,该工作了”不二挡在迹部面前,带走了手冢
迹部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的远去的背影,一脸委屈的转头看着真田“我…我也想去,想找国光”
“我对迹部不好吗?”真田问道
迹部闻言,毫不犹豫地摇着头,而后对真田报以温暖的微笑“弦一郎对我最好啦!超…级无敌喜欢弦一郎”
真田整理好迹部有些凌乱的金发,笑着说“那我们回家吧”